远程指南

人在国内,在一家海外全职远程的公司上班,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一篇我和嘉宾Neal聊了聊「人在国内,在一家 海外远程办公 的公司上班,是怎样一种体验」
一直以来,远程办公在国外的公司比较盛行,Neal也是人在国内,跨洋办公就职于一家北美公司,从事这一份远程工作。
在这家公司,他每天早上通过视频晨会与成员联结。其他工作主要是自己安排、掌控自己的时间安排 。

他说”全职远程工作,是最有可能在创业者、自由职业、打工人等不同身份之间切换的职业。“他还提到所谓“不坐班的远程也好,自由职业也好”核心也不在自由,而在职业。

当被问到远程的团队归属感问题时,他坚定的回答:我不需要团队归属感,我希望用做事的荣誉感替代。希望公司把我当成”工具人“。我猜想Neal的这份“工具人”体验肯定跟我们常挂在嘴边的工具人不太一样吧。

他的体验到底是怎么样的?重返职场的前创业人、自由职业实践者,又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

这篇文章,将给大家答案。

文末还有多份远程工作机会速递,欢迎投递👏)

本期嘉宾

Neal

美国公司远程后端工程师

创过业做过freelance

现在猫狗双全、斜杠中
Neal目前所在的公司全员远程办公,使他可以兼顾多个身份,除了本职工作外,他还会利用业余时间做做自己的项目。2019年,Neal带着家人工作旅居了很多城市,也成功解锁了新身份——一个厨子。

完整版音频的收听方式

在加入远程办公公司之前,有过哪些职业经历Ta:你可以介绍一下你的职业经历吗?

Neal:我是 08 年开始工作的,一开始是在一家外企,后来这家外企被 500 强 IBM 收购了,然后我就跟着进了 IBM ,在 IBM 一共工作了 8 年左右时间。到 15 年左右的时候赶上互联网的那一段时间的创业浪潮。那段时间的投资特别容易拿,也遇到几个创业伙伴,就去创业了。做了大概有三年左右的时间,到 18 年的时候做不下去了。

那个节点上就开始考虑要怎么办。当时已经觉察到没有办法再回到坐班的生活了。换句话说,我已经没有办法被单纯地压到某一个点上,只做一件事情。当时能想到就是单纯地去接外包工作。我们有两个创业伙伴也跟我一个想法。们就一直在一块做外包,其实也是所谓的自由职业的形式。

Ta:你后面又是怎么通过什么契机回到全职工作,还是远程这种形式的呢?

Neal:18-21这三年通过外包和XX公司有一些合作。上年中下旬,了解到他们还有在做一个平台,联结美国企业和中国程序员的。因为合作过,我也比较信任他们。就通过这个 project去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作,在美国的一家企业做全职远程的工程师,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远程办公的体验,真的那么自由吗
Ta:你那现在又回到职场成为一个打工人,会不会觉得有枯燥的地方?创过业又回到职场后,会不会觉得有点无聊?

Neal:不同人肯定会有不同的感受。我个人的感受是不会无聊。其实对于这个全职远程者,在某种状态下自由职业、创业者、打工人三种不同职场角色间可以同时实现。

在创业者可能我个人就比较难实现,创业者肯定是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但是我在全职远程中我可能兼顾是创业者和自由职业的身份。

我举个最典型的例子。首先比如说我就拿我个人说例子,比如说我现在在做一份全职的远程。那么我和我的甲方的核定工作量的方式是一周 40 个小时。我几乎不会存在加班的情况。如果我干得好的话,我甚至可以把原来我认为 40 个小时的工作,那凭借我的效率或者我的能力,在20 小时~ 30 小时就弄完了。那实际上我是有额外的时间的。而且甲方也没有像一般的坐班,他会盯着你,你只能在那坐着什么都干不了。

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可以做 freelancer。比如说,你可以再接一个小的外包,你只要不影响你本职工作,完全可以做这件事情对吧?然后如果你有一个什么好的产品想法,你想做立产品,做独立产品的你其实也就处于一个创业的状态。完全用你多余的时间去做那个事情。

在这样的一个情况底下,你是可以把这三件事情合到同一人身上。

Ta:所以本质原因是因为只有在全职远程工作的情况下,做到了就是承诺 40 小时就是 40 小时。如果坐班的话,说是 5 X 8 每周。但实际算上通勤时间和各种各样的可能社交的时间,还有没必要的消耗,那个时间不止40小时,可能是 50 甚至更多。

Neal:对,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比较显性的问题,你的时间绝对不是非常固定的8小时,你算上通勤,十个小时都不止。

然后还有一个隐性的问题是你的精力的消耗不一样,就是我前面所说的这些事情。上一个是你有相对的时间。再一个是你有相对的精力,你的精力没有被通勤和一些无效的社交、会议去消耗掉打磨掉。

在远程工作的时候,我发现我是有很多精力做其他事情的。但是在坐办公室的时候,我的精力被其他事情分担掉了,我在坐班的时候到家以后我连话都不想说,所以说也就没有其他的事情的可能性。

Ta:全职远程工作了大半年的体验是觉得当初这个选择是正确吗?

Neal:对,因为这是我经过职业上的各种尝试后,自己综合考量后的选择。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和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事情,我到底适合做什么事情,以及我对我自己的生活的整体的理解。最终我是觉得一个我要做工作,但是我绝对不坐班,我一定要在远程的这条路上继续往下走。最终一个我觉得是在一个相对清醒的认知下做的选择吧。

Ta:在自由职业和全职远程这件事上我都会想到相对自由,没有一个绝对自由。可能我选择这个所谓的自由,它还是相对的,意味着我也要承担更多责任。至少原来公司体承担那部分,没有一个团队或一个可以被靠住的一个集体去替你承担一些事,可能这部分就完全自己去承担,然后也是相对获得那部分自由。

Neal:全职远程也好,自由职业也好,本质还是一种职业。我对自由职业的认知其实也分了两个阶段。我的头一个认知阶段,在18年的时候,当时做项目算不上成功。其实就是对自我认知的对自由职业的认知的产生的偏差,我更多的关注在自由这件事情上了。我做的不太好。

无论是在个人管理、团队管理这件事情上,都更偏向自由了而忽视了职业这里了。但是后来的两年我觉得我做得非常好,是因为我的观念发生了变化,就是自由这个事情它只是一个相对的心态。它并不是说你做了自由职业了,那么你可以想干嘛干嘛,然后晚点拖着弄都没事。那其实本质上它还是一个职业,只不过你的这个的工作的形式、沟通的场景发生了一些变化

本质上它还是一个职业,并且它是一个你完全可以把自己当成一家公司当成一个品牌来经营的这样一个环境理想。但是自由这个事情上我觉得不是时间自由吧,是从其他的层面上获得了更多的自由

我觉得在我举几个典型的场景。比如说在18年的时候,家里面人说出去旅游,要在坐班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在远程的情况下,那一年我带着家里人去成都去云南,找一个民宿。我可以早上在民宿工作,一下午没有效率了,带家人出去玩。到晚上回来再工作几个小时。那这种情况是完全没问题,我觉得这种自由形式也挺好。

有什么身为过来人的经验和建议分享吗?

Neal:第一个事情是要先多了解一下。我觉得不能冲着自由职业或者远程,或者你想象了一个你可以在家去办公,你可以遛毛逗狗,你可以单纯地不被老板监视这个事情上而去做远程的选择。如果是这样,我觉得可以先停一停。

因为远程不会让工作变得简单,它变得更难了。

大多数人选择远程或者自由职业是觉得它更简单了,因为你没有被老板监视了,你不用通勤了,但是其实它更难了。最直接的定义就是在坐班中,你的工作体现和奖金发放,你的 KPI 的指标完成是靠功劳和苦劳两部分的。一个是你完成了多少功能,再一个是我看起来加了多少班,我比别人早到多少,我和同事的关系有多良好,我能给领导带来多大的快乐。这都可能成为你的工作的绩效的表现。

但是到远程了以后,这个事情变得很纯粹很简单,就是你只能通过你的工作效果说话。无论你工作得有多辛苦,你都不能给人说。说我昨天晚上工作了一晚上,没有人 care 也没有人知道。事实上只要你哪怕工作了一个小时,你的代码质量是好的,你的交付时间是准的,那么你就是好样的。所以说这个事情变得特别的难。

在原本在工作场景底下,你可以通过非常快速地沟通把某些事情达成一致。比如你忘记某个事,先回工位,过会儿再去跟人说一声都没有问题。但是到远程的时候,我们每天早上只有 10 分钟或者 20 分钟左右的早会时间,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提前规划好说我要沟通哪些事情,我要然后拿到哪些信息。我如果拿不到这信息,我今天一天的工作肯定都困难,明天就会出现不太好的结果。

远程职业一定是更难的。但是我可以构建一个更美好的事情是的确他对人生的改变的确啊很好很大这个也是非常非常明确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在你来之前,我觉得首先你需要把除了代码以外的能力再做一些提升。沟通能力、对整个工作流程的了解等等。


以上是本期播客文稿的部分内容,想了解完整版可以扫码听播客。

本期播客其他未整理内容:

  • 如何看待work life balance这个观点?
  • 全职远程怎么去衡量每个人的工作时间?8工时做数吗?
  • 在远程的情况之下,我希望对方或者企业能把我当成一个工具人。
  • 目前远程工作大多是程序员,是因为交付标准相对容易达成一致。
  • 正在远程和想要远程工作人到底需要什么配套支持?

多个全职远程海外职位招聘中

&TalentOrg专注互联网行业的远程工作社区 ,帮你拿到优质的海外远程工作offer。